全站搜索
新闻搜索
 
 
三十而立,我三十岁的一些思考
作者:晴天    发布于:2021-08-04 21:46:34    文字:【】【】【

多年以后,面对着人生的终点,在那最后的时光我将会回忆起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的时刻,那时的我,应该会无比希冀回到当前。

前几天下班回家,我在车库停好车之后,收拾了一下有些杂乱的中控,突然想起,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这意味着我到达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节点:

我要三十岁了。

往电梯方向走的时候,我在想,我三十了啊,这样就三十了啊。

我还以为时间走着走着,我会慢慢重新变成二十岁呢

大家都说三十而立,立业吗?对于我而言,可能不是,那我的三十应该立什么呢?

上一次有这种状态,还要追溯到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在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我租了一个不到13平方的单间,没有床,在二手交易平台淘了个床垫(关于二手床垫这个事情,现在的我回想起来有点难以置信)直接扔在地上,就当床了。往后我每天上班下班打篮球擦地板吃葡萄看书睡觉,如此往复了三个月,有一天在我又看了一次《超脱》之后,我无法自控地又在思考那个一直在困扰我的问题: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是的,我们都思考过同样的问题,只是时间不一样:

或许是在你望着盛夏中随着热风轻轻摇曳的树叶那个午后;

或许是在你独自看着狂欢过后人群离去一片狼藉中那剩下半罐啤酒的凌晨;

当然啦,更多的是在你盯着钟的秒针滴答滴答走圈那一个又一个失眠的夜晚。

那天之后,我有空就给朋友们打电话: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以至于他们凑在一块的时候也有一个问题:志永是不是傻了。

后面,他们派了个朋友来看望我。朋友阿鸡从隔壁城市骑着摩托来到我的出租屋,他靠在窗边,望着楼下穿着清凉的女生,吐了一个烟圈,跟我说:走,带我去洗脚。

我欣然同意,直接带他去了我平时去的那家沐足店,还大方地给他点了个88块的带拔罐的套餐。只是进去的时候我不解他那意味深长看着我的欲言又止。

回到出租屋时,他看着我的“床”,又看看我,说出了我至今为止还记得的那句话:志永啊,别管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了,反正大家也不懂,你也不用急,先好好赚钱,有能力让家人有尊严的活着吧。(我们之前讨论过这问题,所谓的有尊严活着就是假设家人突发情况需要恢复健康时能拿得出钱又不影响原有的生活质量。)

他回去之后,我又一个人想了很久,然后好好睡了一觉,开始走出那段情绪,努力工作,所幸,这些年,也颇有成长。

同样的,即使是即将三十岁的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还是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只能是在目前的这个人生节点,记录一下我对这个世界的粗浅认知:

与己

穷则独善其身

达则兼济天下

从小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总是想建功立业,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也不例外。像《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柯景腾说的:

我想变成一个厉害的人,让这个世界因为有了我而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我也希望我自己变成一个厉害的人,有能力去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让这个世界因为了有了我而变好一点点。

我们的人生,或许是我们成为自己的过程。

成为自己,这个比较难,我目前也不是很清楚要怎么做。

目前的我希望的自己不期望别人能喜欢,(其实每个人,每种人都会有人喜欢,有人讨厌,只是喜恶比例不一样而已。)我只希望我会变成一个我自己喜欢的人。

别人对你的看法很重要,但是都没有你对自己的看法重要,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啊。

所以努力往那个自己喜欢的自己努力吧。

日新其德,止于至善。

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自己好好去感受人生的每一个阶段。

不用等获得多大的成功,赚到多少钱,或者变成多厉害的人之后才会快乐。

达成目标当然可喜可贺,但是努力往目标前进的这个过程,也同样值得我们好好享受。

与人

当前节点的我认为快乐人生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和谐的人际关系。

所有的关系中,最应该关注的关系是与父母的关系。正所谓百善孝为先。

与父母有一个和谐的关系,是其他关系给不了你的心安。

这是所有人际关系的基础。

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对我特别好,我觉得他讲义气的,所以我们经常一块玩。有一次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他家环境不错,母亲是全职太太,感觉修养很好。不过我同学一回到家就对他妈妈呼来喝去,甚至在他妈妈叫我们吃饭时,大声呵斥她:看不到我们在玩游戏吗?吵什么吵!

我当时惊呆了,在我家,小孩子敢这样跟长辈说话,肯定会被揍得很惨。

后面我就主动与这个同学疏远了,因为在当时的我的观念里,一个连父母都不孝顺的人的,对父母都不知道感恩,对我一个外人再好也只是流于表面的。

关于这一块,前两个星期,有个朋友懂风水的朋友在一个饭局上说得更直接,孝顺父母会给你带来福报,这些福报会让顺风顺水,赚更多的钱。

当然啦,孝顺也不是让你愚孝,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对于从小就被父母抛弃的人,这种情况要求他孝顺就很可笑了。

有些小时候被父母照顾得不算很好,或者与其他兄弟姐妹区别对待,又或者被父母伤害到的人,倒是可以从这个角度考虑一下:很多父母都是在搞不清楚自己的人生就当了父母,连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活,就要教你们怎么活,实在有些为难他们,而且很多时候他们也很笨,明明是想关心你,却用了很糟糕的语气和语言。

我们现在长大啦,我们要学着自己去担任主动改善这段关系的人。

对大部分人而言,我们这个年纪相比父母,对社会变化的接受程度和信息的处理速度都更快。现在很多事情的决定需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还一味地听从父母的朴素的为你好的想法。

接下来是伴侣,在粗浅我的想法里,我们的伴侣可以有不同的三观,不同的审美,不同的经济条件,但必须有最重要的一点:愿意协商。

剩下的,爱情这东西,谁能说得准,随缘吧。

其他的关系,就不一一详细阐述了。

我的原则是:不主动伤害别人,相互尊重,真诚以待,力所能及提供帮助对方变更好。

以上就是我三十岁的简单思考啦,最后送给我自己,我一直很喜欢的一封信:

《与洪瑞明云岩书》

宋·文天祥

某利郡后,颇与郡人相安,

日来四处无虞,早收中熟,

觉风雨如期,晚稻亦可望,

惟是力绵求牧,来日方长。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21 必威体育app ios下载笑工作室000 湘ICP备20016040号-1